<menu id="waa6m"><samp id="waa6m"></samp></menu>
  • <center id="waa6m"><bdo id="waa6m"></bdo></center>
    <wbr id="waa6m"></wbr>
    <menu id="waa6m"><optgroup id="waa6m"></optgroup></menu>
  • <acronym id="waa6m"></acronym>
  • <small id="waa6m"><dd id="waa6m"></dd></small>
    設為首頁 | |
    長安網群: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
     
    安徽長安網首頁>> 隊伍建設>>  
    隊伍建設
    “廬州神捕”王軍:17年里平均4天抓獲一名嫌犯
    稿件來源:法治日報 發布時間:2022-08-12 10:18:33

    圖為王軍(右一)帶領隊員在安徽合肥步行街街面巡邏。 受訪者供圖

    記者 李光明 范天嬌

    8月6日中午12點10分,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特(巡)警支隊副支隊長王軍剛從食堂打包好飯菜帶回辦公室,結果還沒扒上兩口,隨手點開的一條警情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:涉嫌詐騙的網上逃犯張某從外地流竄到了合肥。

    王軍立馬放下碗筷,對這條警情進行分析研判,很快鎖定了張某在戴安橋巷的行動軌跡。對地形熟記于心的王軍發現,這條巷子只有一個出口,正是抓捕的好時機,趕緊拿起桌上的對講機,呼叫街面巡邏民警前往巷口進行蹲守。

    12點30分,對講機里傳來興奮的聲音:“張某被逮著了!”

    20分鐘抓獲一名犯罪嫌疑人,對于王軍來說,還不算是最快的抓捕速度。從警17年,他已經成功抓獲犯罪嫌疑人1620名,其中包括網上逃犯678名,為國家、集體和人民群眾挽回直接經濟損失2.4億元。

    因為戰績突出,屢戰屢勝,王軍被當地群眾贊譽為“廬州神捕”。

    走街串巷的“活地圖”

    1975年出生的王軍,小時候有兩個夢想:一個是從軍,另一個是從警。

    第一個夢想在他17歲那年實現了。1992年,王軍如愿穿上軍裝,進入武警部隊服役,3年后考入武警合肥指揮學校,并以優異的成績被留校任職。

    13年后,而立之年的王軍面臨退伍轉業。因為是副營級干部,還榮立過三次個人三等功,擺在他面前的選擇有很多,不論去政府機關還是事業單位,都是“香餑餑”。然而,他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當警察。

    在很多人眼里,王軍的選擇有點“沖動”,30歲才當警察顯然沒有了年齡上的優勢。但脫下“橄欖綠”,穿上“警察藍”,王軍覺得自己很幸運,因為兩個夢想都成真了。

    2005年12月,王軍被分配到合肥市公安局防巡支隊,負責路面巡邏接處警等工作。當理想照進了現實,王軍內心非常激動,摩拳擦掌地想要施展自己打擊犯罪、懲惡揚善的抱負。然而工作沒多久,就被潑了一盆冷水。

    一天,王軍的巡邏車接到合肥市公安局指揮中心的指令,稱有兩人在街面發生糾紛。按照平時行車路線,大概兩三分鐘就可抵達現場,但因途中遇到道路施工,巡邏車繞道耽擱了幾分鐘時間。等王軍和同事趕到時,圍觀群眾嘟囔了一句:“離得又不遠,還來得這么遲?!?/p>

    王軍聽見了,心里有些委屈,但他知道群眾說的不無道理?!斑@次只是發生糾紛,如果是打架斗毆,可能遲一分鐘事態就會變得很嚴重?!边@個小插曲讓王軍意識到熟悉轄區地形環境,是干好工作的頭等大事。

    王軍所在的大隊轄區面積有140平方公里,大街小巷不計其數。如何能夠快速熟悉地形?王軍用了個在旁人看來有點傻氣的辦法:靠腳走。

    只要一有空,王軍就會揣個小筆記本,騎上自行車,走大街、鉆小巷,把所有犄角旮旯都研究了個遍,還親手繪制了整整十大本翔實的轄區街巷圖。時間長了,哪個路段什么時間堵車,哪條小巷能“抄近路”,巷子的進出口連著哪條路,不用翻筆記,在他的腦海中一檢索,就有了清晰的地圖。

    在那個年代,合肥的大街小巷還沒有覆蓋監控,社會安防水平也十分有限,一旦錯過了抓捕時機,嫌疑人作案后逃離,再想抓住可謂是難上加難。但有了王軍這張“活地圖”,不僅可以最快時間趕到案發現場,還能準確預判違法犯罪嫌疑人的逃離路線。

    一天深夜,正在巡邏的王軍接到警情,附近螞蟻塘巷發生搶劫案。趕過去的路上,王軍心里開始盤算:螞蟻塘巷不足500米,有兩處出口,相距六七十米。嫌疑人到底會從哪個出口逃走?

    “其中一個出口的路線較直較短,嫌疑人得手后很可能選擇此路快速逃離?!蓖踯娭北枷锟?,熄了警燈,決定守株待兔。不一會兒,一個黑影從巷子里竄了出來,被王軍逮個正著。

    還有一次,合肥環城路上有群眾被打劫,嫌疑人向東北方向逃竄。環城路繞城而建,岔道口多。即便警力四散開來,也無法把每個岔口都封堵起來。

    憑借對環城路地形的熟悉,王軍判斷嫌疑人很可能會抄人跡罕至的小道,混入人流量大的市區隱藏行蹤。時間緊迫,王軍把想法告訴了同事,調度大家一起蹲守在小道附近。

    五六分鐘之后,嫌疑人果然朝著小道奔來,被沖出來的民警一把控制。直到被抓,嫌疑人也沒回過神來。讓他想不明白的是,自己特意挑了一條無名小道,民警怎么能“從天而降”。

    一次次的成功抓捕,讓王軍很有成就感,他期盼看到老百姓拿回損失財物時開心的笑容。那一刻,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。

    心細如發的“神捕頭”

    2006年9月,合肥市公安局撤銷了防巡支隊,重新組建了特(巡)警支隊,王軍被分配到廬陽分局巡警大隊。

    雖然工作職責沒有發生太大變化,但王軍對于抓捕工作的專注度更強,熱忱度也更高了。不同于初入警隊用“腳力走”,王軍學會用“腦力想”,如果對轄區治安動態不掌握,對案件高發地點不清楚,那么街面巡邏就只是“盲巡”。只有做到警力跟著警情走,變腳力“盲巡”為信息“導巡”,才能把功夫真正下在刀刃上。

    自此,王軍養成一個保持多年的習慣:每天提前上班,查看最新警情和追逃信息,特別是籍貫在本地的逃犯,分析研判后劃出工作重點,制定巡查計劃。在實施抓捕時,王軍注意信息研判,掌握犯罪嫌疑人作案后倉促逃離現場的心態,使用“中心發案、外圍搜索”的方法,相互增援,做到“圍、追、堵、截”立體化出警。

    一天上午,王軍查詢到上海警方發布的一條追逃信息,一名倪姓男子冒充現役軍人實施婚戀詐騙。王軍通過研判發現,倪某一周前已經逃到合肥。王軍立即與上海警方取得聯系,了解嫌疑人的詳細情況。綜合研判出倪某在合肥的一周活動軌跡,畫出他的軌跡路線圖,最終確定了多次出現的重復點。

    以此為中心,王軍喊上同事趕到附近蹲守,轉悠至深夜,看到一名黑衣男子慢悠悠地走來,此人正是倪某。王軍向同事示意了一下,三人立刻上前包抄,將倪某一舉抓獲。這是王軍抓獲的第1000個犯罪嫌疑人——從上海警方發布追逃信息到王軍將其抓獲歸案,只用了8個多小時。

    從警17年,王軍以平均4天抓獲一名犯罪嫌疑人的速率,不斷刷新自己的“抓捕業績”。經過長時間的經驗積累,王軍還總結了“街面巡控三三工作法”“網上追逃三步定位法”,做到眼勤、手勤、口勤“三勤”,快速反應、快速處警、快速掌控“三快”,以及信息導巡、外圍搜索、協同作戰“三堅持”。巡邏時必須眼觀六路、耳聽八方,特別緊盯重點治安區域及案件高發區域,仔細檢查可疑人員隨身或所駕車輛中是否攜帶可疑物品,要勤問、敢問、善問來發現問題。在巡邏和接受指令時做到動作迅速,根據案情快速預先處置,控制局面,做到有警出警、無警巡邏,巡在路面。

    有段時間,合肥雙崗一帶發生多起電動車盜竊案。王軍梳理了案情后,分析嫌疑人的作案規律,研判出一條結論:嫌疑人很可能在雙崗老街再次作案。當天凌晨一點多鐘,王軍與同事駕車在老街展開巡邏。巡到七八圈時,看到一名男子推著一輛女式電動車迎面走來。王軍瞟了一眼,發現車輛嶄新而且沒插鑰匙。

    就是他了!為了不打草驚蛇,王軍從車窗探出頭,裝作不經意地問他:“小伙子,怎么有車不騎???”

    “車沒電了,沒法子騎?!蹦凶庸首鞯ǖ鼗卮?。

    “那你辛苦了,晚上注意安全啊?!蓖踯娬f完,佯裝離開。就在兩車擦肩而過時,王軍悄悄與同事說了句“停車”,拉開車門下車就抓。小伙子把車一甩,沒跑多遠就被擒住了,哭著向王軍求饒說,自己因為盜竊進去3次了,這回才剛剛放出來15天。

    為了悄無聲息地接近嫌疑人,王軍習慣在口袋里揣著文身貼、金項鏈,備著外賣小哥、清潔人員的工作服,可以隨時隨地“換馬甲”。無數次實戰證明,只要被他“盯”上的嫌疑人,就無法逃脫。

    薪火相傳的“匠人心”

    一枝獨秀不是春,百花齊放春滿園。王軍不僅自身業務能力突出,還傾囊相授看家本領,為合肥公安隊伍培養出一名又一名“新神捕”。

    2019年,合肥市總工會授牌王軍勞模創新工作室,成為合肥市公安局首家勞模創新工作室。王軍努力做好“傳幫帶”,為民警提供學習交流平臺,提高他們的研判應用水平和抓獲現行能力。

    廬陽巡警大隊副大隊長杜光明與王軍是同期到大隊的老同事,但杜光明卻常說他是王軍帶出來的徒弟,是王軍手把手教他在電腦上研判,給他講解如何尋找嫌疑人的軌跡,又如何確定嫌疑人可能出現的點位,提升了自己街面巡邏盤查抓獲率。

    從派出所調到巡警大隊給王軍當副手的周福明,沒從事過抓捕工作,到了大隊就跟著王軍學如何抓捕、如何取證、如何移交,很快成長為業務骨干?!俺鰩煛焙?,杜光明在隊里負責警情研判,周福明則負責抓捕,兩人配合默契,抓獲了很多嫌疑人。

    2021年11月,王軍調到合肥市公安局特(巡)警支隊分管巡控工作。今年“五一”勞動節,以王軍個人命名的合肥市公安局首個省級“勞模工匠創新工作室”正式授牌,著力打造全省實戰實訓高技能人才發展的培訓基地。對于王軍來說,“工匠”兩個字代表著沉甸甸的責任。

    隨著現代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,合肥市刑事案件發案總數、命案發案數、八類暴力犯罪發案數、三類可防性案件發案數持續下降,但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卻日趨隱蔽多樣。王軍與時俱進,積極適應公安工作新形勢新變化,探索基層警務實戰新路徑。他通過內部挖潛培養人才、精準規劃招引人才等方式,培養和吸納情報信息研判、巡邏防控、街面捕現、網上追逃、視頻偵查、警務技能培訓等各方面的專家能手和業務骨干16名,更新升級“街面巡控三三工作法”,創新打造“1+N”街面巡控交互模式、“五位一體”綜合追逃要素模型,先后總結推出了進攻性盤查技戰法、“口袋搜捕”技戰法、“1分鐘”快反圈環境速記五法等成果,完成了多項技戰法攻關。

    王軍還注重強化特警隊伍實戰能力建設,對分管的五個大隊“分類施教”。每個大隊分別以買賣私油案件、街面侵財類案件、盜竊案件、網上追逃以及砸車窗盜竊案件等為主攻方向,成立案情研判小組,進行專案攻堅。同時,每月舉行一次“特警群英榜”比拼,發動隊員們分享案例,王軍再進行點評和經驗指導,激發大家比學趕超、查缺補漏的熱情。王軍還經常組織隊里的年輕人進行紅藍對抗,在“貓”與“鼠”的模擬較量中錘煉大家的能力,培養出會分析、懂研判、精抓捕、善總結的專業人才。

    “以前很多特警隊員是被動地等派警,現在大家思想觀念轉變了,更多的是動腦筋想要做事情,主動參與到公安業務中來?!焙戏适泄簿痔兀ㄑ玻┚ш犝尾坷顫嵏惺艿?,隊伍的精神面貌、實戰能力都發生了很大變化,大家說起工作來很有成就感和歸屬感。

    自去年11月以來,王軍帶領隊員們共抓捕犯罪嫌疑人169名,其中網上逃犯67人,在抓獲網上追逃人數、破獲街面侵財性案件量等方面實現大幅提升。

    臨危不懼的“英雄膽”

    與數以千計的嫌犯“過招”,不乏“險招”。

    從警17年來,王軍經常會遇到嫌疑人的激烈抵抗,曾直面過黑洞洞的槍口,遇到過揮舞的菜刀撲面而來,和嫌疑人一起從兩層樓的高度墜落到惡臭的糞池,還在大雨的泥地里徒手肉搏過。

    2012年7月16日凌晨3點45分,王軍與同事在某小區追堵兩名盜竊未遂人員。在抓捕其中一人許某時,另一人董某趁機逃竄,鉆進了一個菜市場里,很快不見了人影。

    “菜市場只有這一個出口,他肯定還在里面?!蓖踯姲才磐率刈¢T口,用手電筒打著強光給自己作掩護,只身一人走了進去。

    菜市場夜間停放了很多貨車,黑漆漆又靜悄悄的。為了防止背后偷襲,王軍后背貼著墻,舉著手電筒檢查每一輛車可能藏人的地方,查到第3輛時,發現了蜷縮在貨車里的董某。

    兩人一照面,董某爬起來就跑,王軍緊追不放,一路跑上了用石棉瓦鋪頂的“房屋”。因為房頂承受不了重量,兩人踏空掉了下去。王軍聞到一股刺鼻的惡臭,雙手也陷入了“軟泥”里。原來,這里是有兩層樓高的家禽宰殺區,滿地都是雞鴨的羽毛與糞便。

    這時只見董某右手伸向懷里,順勢準備掏出兇器。王軍顧不上疼痛,隨手抓起地上的糞便,朝著董某臉上丟去。就在董某下意識摸臉的瞬間,王軍將其制伏。

    事后,王軍從董某身上起獲了一把甩棍和一個磨尖了頭的T型器械。如果不是王軍反應快,后果不堪設想。隨著許某、董某的落網,帶破了12起盜竊案件。

    面對危險,王軍不懼個人安危,每次帶隊出去抓捕時,對身邊的戰友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,“我先上,你們跟在我后面”。

    2012年8月的一天,在對一名販毒嫌疑人實施抓捕時,王軍剛一靠近,狡猾的毒販拔腿就跑。王軍與同事快速追了上去,近在咫尺之時,毒販突然轉身高舉著一個帶有血液的針管,對著王軍大喊:“老子有艾滋病,這個針管里是我的血,不想要命的就來抓我?!?/p>

    王軍沒有絲毫猶豫,故意用手對其身后一指,大聲地喊:“快點,從后面上?!?/p>

    就在毒販轉頭分神的瞬間,王軍一個箭步沖了上去,用雙手緊緊抓住毒販高舉著針管的右手,與同事合力將其摔倒在地并成功控制。后來經過檢查,毒販患有艾滋病是真的,針管里的血也是真的。

    回到隊里,有同事問他:“人家都說了有艾滋病,還敢沖上去,你不怕嗎?”王軍笑笑說:“我是警察,我能怕嗎!”

    如今想起當年過往,王軍淡然地說:“當時想不了太多個人安危,只想著抓人了。就算不是我,是其他警察,我相信他們也會沖上去?!?/p>

    這些生死瞬間,王軍害怕家人擔心,從來沒跟家里說過。王軍的兒子還是上初中時,意外從報道中得知了父親的故事。在一篇關于父親的作文里,王軍的兒子寫道:“我希望爸爸上班的時候注意安全,平安回家?!?/p>

    鐵面柔情的“暖心腸”

    國字臉、板寸頭,笑起來有些憨厚、靦腆……初識王軍的人,很難將他與“罪犯克星”的凌厲形象聯系起來。

    而熟悉王軍的人深知,他的一面是鐵血,一面是柔腸。面對那些氣焰囂張、作惡多端的違法犯罪嫌疑人,王軍鐵面冷酷,疾惡如仇,但碰上深陷困境、知錯能改的嫌疑人,王軍更愿意用人性的溫暖,拉他們一把,使那些誤入歧途的人回歸正道。

    2019年7月24日,忍著30多攝氏度的高溫,王軍與同事在地下車庫蹲守了10個多小時,衣服都濕透了。終于等到駕車返回車庫的逃犯洪某,卻發現車上坐著其年幼的女兒。

    當著孩子的面把父親抓走,會給孩子造成心理陰影。王軍猶豫了一下,拉住準備沖上去的同事,一個人悄悄靠了上去,用身子擋住孩子的視線,向洪某亮明身份:“我們是警察,找你什么事應該明白。你好好配合我們,我們也會盡量照顧到你,不要嚇到孩子?!?/p>

    “我配合你們?!焙槟掣屑さ乜粗踯?,請求讓他回一趟家,安頓好妻女。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,王軍以洪某朋友的身份,陪著他回家吃了一頓特殊的晚飯。吃飯時,孩子熱情地問王軍:“叔叔,你怎么不吃飯?”望著可愛的孩子,王軍說:“叔叔吃過了,等你爸爸吃好飯,我和他要出去辦點事情?!?/p>

    那晚,洪某在被帶進辦案區前,轉身給王軍深深地鞠了一躬說:“謝謝您沒有當著孩子的面抓我,我一定會好好改造,出來重新做人?!?/p>

    逃亡19年的持槍殺人嫌犯鄭某,也是在王軍的感召下投案自首的。2020年,合肥公安機關創新開展命案積案“揭榜掛帥”專項行動,王軍對這起目標案件梳理發現,鄭某的一名遠房親人似乎知道他的下落。王軍找到此人進行多番政策宣講,一個星期后鄭某投案自首。

    “這十幾年,我過得不是人過的日子??!”見到王軍,鄭某說起逃亡的痛苦。

    “你光考慮你自己,你把人打死了,人家家里面怎么過的,你想過嗎?”聽到王軍的一番話,鄭某眼淚嘩嘩地流了出來,連聲說道:“對不起?!?/p>

    一個鞠躬、一聲懺悔,讓王軍對警察的使命有了更深的認識,打擊犯罪不是目的,懲前毖后、治病救人才是根本。王軍用一顆“溫柔心”,引領他人迷途知返,只要“嫌犯越少,治安就會越好,老百姓身邊的風險也就越小”。

    作為一名黨員,王軍始終把老百姓放在心中最重要位置,把轄區平安祥和作為自己的最高追求。2020年初,隨著新冠肺炎疫情來襲,合肥市相繼出現多起確診病例,形勢十分危急。王軍寫下請戰書,按下紅手印,組織成立黨員先鋒突擊隊,帶領民輔警到高速公路收費站進行疫情防控檢查,到街道社區執行確診小區封控任務,到定點隔離醫院執行任務,始終戰斗在疫情一線,連續76天沒有踏入家門。

    之后,得知合肥新橋機場承擔大量入境人員轉運工作,王軍又主動請纓帶領34名應急隊員披甲逆行。轉運當天,新橋機場地表溫度高達57℃左右,王軍帶領隊員穿戴防護裝備,連續奮戰10小時,共轉運登記281名境外入境人員,搬運行李547件、11656千克。

    從警以來,王軍先后榮獲“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范”“全國優秀人民警察”“全國公安機關愛民模范”“全國先進工作者”“安徽省先進工作者”“安徽省政法系統優秀黨員干警”“安徽省最美基層民警”等稱號,榮立個人二等功1次、個人三等功4次。

    雖獲榮譽滿身,但在王軍身上看不到一絲“光環”,反而更加低調謙遜。因為在他看來,這些榮譽不是屬于個人的,而是屬于集體的。既是鼓勵,更是鞭策,鞭策自己要做得更多,做得更好。

    (責任編輯:孫天藝)
    抱着美妇的屁股疯狂耸动
    <menu id="waa6m"><samp id="waa6m"></samp></menu>
  • <center id="waa6m"><bdo id="waa6m"></bdo></center>
    <wbr id="waa6m"></wbr>
    <menu id="waa6m"><optgroup id="waa6m"></optgroup></menu>
  • <acronym id="waa6m"></acronym>
  • <small id="waa6m"><dd id="waa6m"></dd></small>